民生 livelihood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民生 > 五角场花鸟市场关闭 上海的花鸟市场都留不住了吗?

五角场花鸟市场关闭 上海的花鸟市场都留不住了吗?

发布时间:2019/07/08 民生

原标题:“活的都带走!”五角场花鸟市场关闭,上海的花鸟市场都留不住了吗?

7月1日早晨,在长海三村生活了20年的居民老余和往常一样骑着自行车绕到五角场花鸟市场买花和字画,却惊讶地发现市场大门紧锁,有管理人员在门前把守。三轮车拉着商户们的家当一辆接一辆地往外走,和老余一样想来光顾的居民则被挡在了铁门之外。

6月30日,商户租赁合同终止;7月1日,市场全面关闭,两侧入口封锁,“只出不进”。为配合“无违居村”创建,国和路493号五角场花鸟市场被列入拆违对象,市场内150多家商户即日起全部撤离。截至目前,市场内还有大约10余家商户没有清出。

商户就地解散,居民门外不舍观望

“不让进了,不让进了,里面不做生意了。”市场所有方上海翔鹰工贸公司的三名工作人员站在铁门内,对着门外前来买东西的居民说。得知市场当天关闭后,一些居民没有马上离开,依依不舍地站在门外朝里看:“要搬到哪里去啊?”“以后去哪儿买花呀?”……

7月1日早晨下了一场大雨,经过风雨洗刷后,花鸟市场往昔的喧嚣与热闹不再,目之所及是一片破败——

路两旁的商铺大多已清空,玻璃门上用白色油漆写着大大的“拆”字,有些商铺门前还摆放着前一天周末清仓出售的玉器古玩。路面上残留着花和叶子的残渣,污水横流。店家在各家门前忙碌地“搬家”,手推车和面包车上装着鸟笼子、鱼缸、花盆、巨型的玻璃架……满满一车子,运载着经营了20年的全部家当。

阿唐夫妻从2003年开始在花鸟市场经营一家叫“阿唐宠物”的店,至今已有16年。门外摆放着层层叠叠的笼子,鸟儿吱吱喳喳地上蹿下跳,兔子和小猫坐在笼子里,悻悻地看着来来往往的搬迁人群,对即将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

因为门外不会再有顾客经过,阿唐夫妻俩坐在里屋等待搬迁车辆。“不打算做下去了。”阿唐摇摇头说,“外面正规的门店租金太贵,这里租金才2000元一个月,外面找不到的,我们这行利润很少……”店关了,这些宠物何去何从?“只要活的都带走,其他都不要了。”阿唐准备把这些小动物都带回家,把它们养到老。

和阿唐不同,许多希望继续经营下去的商铺已经找好了“下家”。“本店将搬迁到黄兴路与国顺路路口的九隆坊。”一家玉器古玩店老板早早地在店门前贴出了告示,让老客户到新店继续光顾。市场关闭后,商铺将自己分散到不同的地方,有的搬到江浦路、包头路的花鸟市场,有的则分散到宝山等地,但也有许多店主表示目前还不知道要搬到哪里。

走出花鸟市场时,还有许多居民推着自行车站在门外观望。到7月5日,当记者再次来到五角场花鸟市场大门时,市场入口已被2米高的木板封锁,再也无法从门外看到市场内的情况。

 拆与不拆,政府下了很大决心

1997年初,杨浦的本溪路花鸟市场拆除,考虑到满足居民的生活需求,又为了开辟杨浦“再就业工程”的渠道,区、镇(原五角场镇)两级政府部门建议在国和路493号地界建办五角场花鸟市场。当时这里地处偏僻,花鸟市场在方便百姓和发展经济的双重目标下开办了。

1997年4月8日,杨浦区人民政府批复同意建办五角场花鸟市场,由上海翔鹰工贸公司具体负责工程建设,总投资260万元。1997年5月18日,五角场花鸟市场建成并试营业,此后便成为了当地居民购买花鸟、字画、玉器的地方。

花鸟市场的南门开在黑山路上,西门开在政治路上,呈一个“L”字型。花鸟市场占地面积4750平方米,房屋144间,其中营业用房134间,其余10间为办公及其他辅助用房。据市场所在的长海路街道管理办负责人介绍,市场主体所在地属于公共区域,而当初建造市场只是为了临时满足居民需求,因此对这些房屋只发出了“临时建设规划许可证”。

然而,花鸟市场就这样年复一年地经营下来,房屋逐渐损耗严重,滋生出较多安全隐患,尤其对住在市场附近的长海三村和体院小区居民来说,花鸟市场也带来了环境污染和噪音影响。期间,市场方曾多次维修,分别于2012年和2017年进行了房屋改造和电表线路更换,但仍无法彻底消除隐患。

建筑规划许可证办不出来,对周边环境的影响和安全隐患又不可忽视,就这样,当年的便民市场,如今成为了成片违法建筑。

“拆除的决定下得非常艰难,一方面是经营户清退矛盾较大,一方面是当地居民长期以来对市场有需求。”街道管理办负责人坦言,在拆与不拆之间,政府部门下了很大决心。但随着城市日益发展,近年来上海创建“无违村居”对经营性违章建筑提出“清零”要求,因此“再难也要下决心关”。

据介绍,花鸟市场清退后,将实现还路于民。将原来东西走向的政治路和南北走向的黑山路连接起来,打通被市场阻断的两条路。道路辟通以后,将结合周边上海体育学院、杨浦区图书馆等特色建筑,实现环境水平整体提升,建成一条跟长海路相配套的特色景观道路。

上海的花鸟市场都留不住了吗?专家建议“花鸟分开”

2017年12月,曹家渡、安顺路两大上海市中心标志性的花鸟市场相继停业,2个月后,被称为“翻版”曹家渡的真博花鸟市场也被列入“五违四必”整治区域而停业。今年2月,徐汇的钦青花鸟市场A片区正式关闭,原因是当时办理的规划临时执照已经到期;3月,宝山杨行花木城因违法用地治理而关闭……

近年来,很多承载着老上海人记忆的花鸟市场一个个退出历史舞台,背后的原因大多与违章建筑、环境整治和临时执照到期等联系在一起。人们不禁提出疑问:花鸟市场在大上海真的留不下去了吗?

“花鸟市场不是一个利润很高的行业,上海过去有很多花鸟市场都是临时性地建在一些待开发地区,属于临时搭建或马路市场,租金价格相对比较实惠,但也很难长期维持下去。”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刘悦来指出。但花鸟市场对满足居民生活需求和提升城市绿色园艺文化方面却发挥着重要作用。

过去在互联网不发达的时候,花鸟生意都是当面交易,顾客现场挑选花草,与卖花人交流养护心得,面对面的交易模式充满着浓浓的温度。而在互联网电商出现以后,网上订花、一周一次上门配送的“鲜花套餐”等虽然十分便利,但花鸟市场仍是大部分老年居民的日常去处,年轻的家庭和情侣也喜欢周末到花鸟市场逛逛。“花鸟市场承载着社会审美和社区交流的功能,如果被无人化电商取代,这部分功能就会丧失。”

从事社区花园实践的社会组织“四叶草堂”经常要采购花木物料,大部分仍选择现场购买。“网上买的物料质量不好,必须到现场挑选,但现在随着花鸟市场逐渐变少,经常要跑到离市中心三十公里以外的批发市场购买。”四叶草堂负责人说。虽然电商能购买花草,但对鸟兽虫鱼等活物,网购还是难以解决运输等问题。

花鸟市场是菜市场的一个“变种”,产生的花叶、鸟粪等垃圾会对周边环境带来一定污染。刘悦来指出,花鸟市场具有“离地效应”。“大部分人都对市场有需求,但谁都不愿意市场在自己身边,因此靠近市场的居民会对市场有较大意见,这是一种不可调和的矛盾。”

如今上海的花鸟市场逐步往市区边缘转移,市中心存余下来的则大多相对分散且租金较高,一些开设在商场超市的新零售花鸟摊位也开始出现。专家认为,伴随着城市管理越来越精细化,市中心租金越来越高,花鸟市场的退出是一个必然现象。

“花鸟市场推动了生态文明在城市人当中的普及,园林绿化部门应适当予以专业支持和物料支持。”刘悦来建议,可以将花和鸟适当分开。花市场的外部效较小,可在社区开设规范管理、整洁有序的花市场,方便居民购买;而鸟虫则可放在离居民区有一定距离的公园里经营,缓冲管理上的问题,把环境影响降到最低。

姓 名:
邮箱
留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