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 livelihood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民生 > “巴黎婚纱”突然关门 经营23年的老牌子发生了什么?

“巴黎婚纱”突然关门 经营23年的老牌子发生了什么?

发布时间:2019/11/11 民生

10月31日下午3时许,申城市民屠小姐按约前往普陀区大渡河路168弄6号的“巴黎婚纱”挑选自己的婚纱照。但她惊讶地发现,这家婚纱摄影店竟然关门了。和其他选择巴黎婚纱的众多新人一样,屠小姐面临着婚礼在即,却没有婚纱照撑场面的尴尬处境。

巴黎婚纱在上海已经营了23年,是一家老牌子,怎么就突然关门了?屠小姐回忆,一周前的10月23日,她刚在巴黎婚纱松江基地完成婚纱照的拍摄。当时,选礼服、化妆、拍摄,所有环节均有条不紊,看不出任何一点关门迹象。而就在关门前两天,工作人员还反复关照她,10月31日选片“能早点来就早点来”。

事实上,经营不善必然有迹可循。为了弄清楚这家老牌婚纱店发生了什么,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多方采访求证,试图还原其突然关门的原因所在。

  经营不善的迹象还是有的

和屠小姐不同的是,申城市民王先生对巴黎婚纱的关门早有预感。今年3月,王先生在婚博会上预订了巴黎婚纱的摄影套餐,价格为17800元。当时,王先生和销售人员约定,拍摄日期定为今年10月19日。10月中旬,见拍摄日期临近,王先生反复联系大渡河路门店,确认拍照的安排,但门店始终未给予明确的说法。10月18日晚,门店突然给王先生来电,称“拍不了了”,理由是松江基地的线路烧了。见拍不成,王先生提出退还预订款项,对方倒是很爽快答应了,但是又提出说财务度假去了,得要等到10月31日再联系。“说法一会这样,一会那样。我当时就有了不好的预感,感觉对方经营上可能出了问题,钱大概率要不回来了。果不其然……”

记者在“12345”查阅了大量市民投诉,发现其实巴黎婚纱经营上出现问题早有端倪,只是没有人会将其与关门关联上。关联品牌“米兰婚纱”先于巴黎婚纱关门便是迹象之一。

11月2日,记者在大渡河路168弄6号巴黎婚纱门口看到,该门店同时挂了“巴黎婚纱”和“米兰婚纱”的牌子。据记者向巴黎婚纱的工作人员了解,两个品牌均为台湾摄影师李绍白创立。其中,巴黎婚纱走高端路线,而米兰婚纱则销售中低端套系,两个品牌共享部分运营资源。市民吴小姐今年6月1日在婚博会的米兰婚纱展台购买了5980元的婚纱照套餐,据她回忆,当时米兰婚纱和巴黎婚纱展台是分开的。双方合同约定11月开始拍摄,10月中旬,吴小姐联系米兰婚纱工作人员时,发现电话都已打不通。通过婚博会联系,才得知米兰婚纱实已停业,尚未拍摄的婚纱照则转至巴黎婚纱处理,吴小姐需要联系巴黎婚纱。记者随后向巴黎婚纱工作人员处确认,米兰婚纱推出后生意一直不佳,今年9月正式关门,未兑现的婚纱套系由巴黎婚纱“接盘”。

与品牌关门“同步”的,是巴黎婚纱在经营上的不断收缩。据了解,巴黎婚纱和米兰婚纱早年门店均位于淮海路上。米兰婚纱的租约到期后,率先搬至了大渡河路;去年12月,巴黎婚纱位于淮海路的门店到期后,也一并搬至大渡河路,与米兰婚纱共用一个门店,并共用松江的拍摄基地。但实际上,大渡河路的门店也“岌岌可危”。据市民凌先生称,10月下旬时,包括他在内的多对已拍完婚纱照的新人都接到了选片延迟的通知,在随后大家组建的群内,就已开始流传着大渡河路门店到期后也不再续租的传言。

大渡河路门店关了门后,门口张贴着大楼物业公司收回店面的告示。物业称,巴黎婚纱的运营公司已拖欠了巨额租金及其他费用。印证了传言。

△大渡河路门店关了门后,门口张贴着大楼物业公司收回店面的告示。

  6月份的婚博会销量不好

品牌逐一关门、经营收缩的背后,巴黎婚纱的经营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记者联系上了巴黎婚纱的一名高管,她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业绩的明显下滑。一个佐证就是今年6月在世博园区内举办的婚博会上,巴黎婚纱的销售额相比往年大幅减少。据这位高管称,往年的婚博会展会上,销量一般都在五六百单,而今年仅有往年一半,大约三百单。

销量下滑的同时,员工的工资和销售提成也开始拖欠。巴黎婚纱的员工杨小姐告诉记者,自今年7月15日起,100多名员工的工资就未能及时发放。而在此之前仅出现过提成延后发放的情况,工资一向是准时的。据称,员工们7月底才拿到了6月份的工资,且所有人都只拿到1000元。8月15日,工资发放再次拖欠,员工和公司管理层多次谈判协商后,8月23日发放了6月份剩余的工资,8月27日发放了6月份的销售提成。到了9月,七八月份的工资迟迟没有着落,拖欠的情况愈发严重。多名员工向劳动保障部门举报后,巴黎婚纱发放了员工7月份的工资。此后直至10月31日关门,员工们未再拿到一分钱工资。

10月,员工们多次催促企业管理层及时发放工资并缴纳社保,避免超过3个月不缴而造成断缴。据杨小姐称,公司总经理和老板或是沉默应对,或以“不在上海”“财务去了台湾”等理由推脱。10月下旬,公司内部传来消息,声称10月25日会有一笔资金入账,用于发放工资、缴纳社保。但员工们没能等来工资结清,10月31日,有员工上班后发现,店里储存客户资料的服务器、公司的保险箱、人事主管的电脑均已被连夜搬走了。随后,人事主管出面声称辞职,老板跑路的消息也不胫而走,员工只能“作鸟兽散”。如今从大渡河路168弄6号巴黎婚纱的玻璃窗看进去,窗口一排办公桌上,电脑显示器已东倒西歪,一些主机已不见了踪影,据员工称,“一些人还把店里的设备给搬走了。”

不过,杨小姐认为,尽管销量下降,但公司一直正常运作,销售收入也一直有进账,仅仅是销量下滑没法解释如今发生的一切。“一分钱没发过,物业费也欠着,合作的供应商钱款也欠着,这几个月的营业收入哪儿去了?”

  关门有隐情,或与合作分歧有关

记者查询巴黎婚纱、米兰婚纱、玛莎莉莉等企业的工商登记信息发现,“上海巴黎婚纱摄影有限公司”“上海米兰婚纱摄影有限公司”均为“李顺富”投资开设,李顺富即为李绍白真名。此外,“上海玛莎莉莉婚纱摄影有限公司”也同为李绍白所有,但由于玛莎莉莉品牌门店早于10年前关门,因此该公司实际被用作为巴黎婚纱门店的运营公司。

另据巴黎婚纱的员工称,上海玛莎莉莉婚纱摄影有限公司上面还有一家母公司,名为“华人婚庆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香港企业。华人婚庆集团官方网站显示,该集团于2015年取得巴黎婚纱的控股,应为李绍白于2015年引入的合作方。据记者向巴黎婚纱多名高管求证,巴黎婚纱关门的原因除了业绩下滑外,或许正与玛莎莉莉与华人婚庆集团之间的纠葛有关。

纠葛来自于销售收入分配上的分歧。婚纱摄影套餐的销售中,普遍存在二次销售的现象,且二次销售的金额不少。消费者购买了婚纱拍摄套系后,在实际拍摄中,对礼服不满意通常会补差价更换礼服,化妆需要额外购买“安瓶”“定妆液”等化妆品,在选片时通常也会购买更多的精修照片和相框相册,这些都属于套餐之外的二次消费。据介绍,在华人婚庆集团未介入巴黎婚纱的运营前,二次销售的收入并不进入公司账户,通常由李绍白个人掌控,并作为奖励分配给员工。华人婚庆集团介入且控股后,李绍白并未改变运营方式,二次销售的收入仍按照原有方式分配,并对华人婚庆集团进行了“隐瞒”。因而在华人婚庆集团看来,尽管巴黎婚纱运营良好,但实际上利润并不高。

据巴黎婚纱的知情高管称,今年上半年,华人婚庆集团发现了巴黎婚纱在运营上的“猫腻”,遂与李绍白摊牌。华人婚庆集团认为,李绍白通过上述操作,转移了公司的部分经营收入,要求李绍白要么退回转移的资金,要么退出公司的经营。因而,今年6月起,李绍白便离开了一手创立的巴黎婚纱。此后,巴黎婚纱的全部销售收入均转入华人婚庆集团账户,由集团予以分配。但据高管们称,从6月份起集团并未下发,大家的工资也仅仅发到了7月。

高管们分析,李绍白退出、华人婚庆集团接手运营后,销售收入下降、利润不如预期、门店租约到期等种种因素下,促使集团有了放弃巴黎婚纱品牌的意图。“如果仍由李绍白经营,应该不至于关门”,高管们认为。

  婚博会会员已有解决方案

据粗略统计,巴黎婚纱的突然关门,影响了近千对新人婚纱照的正常交付。其中部分已完成拍摄但尚未拿到照片,部分消费者还尚未拍摄。对这些婚期临近的消费者们来说,巴黎婚纱的关门令他们不知所措,犹豫是等待转机还是赶快重新找一家婚纱摄影公司重新拍摄婚纱照。

11月2日,记者在大渡河路168弄6号巴黎婚纱门口看到,物业的一名保安守着一份表格,供前来询问情况的顾客登记信息用。中国婚博会的几名工作人员则在另一侧摆起了摊头,供部分通过婚博会预订婚纱拍摄套餐的用户登记核对信息。记者向中国婚博会的工作人员了解情况,对方告诉记者,婚博会正积极协调巴黎婚纱的负责人拿回存放底片的服务器。对于通过婚博会平台预订婚纱摄影套餐的消费者,婚博会将协调资源予以善后,针对不同情况的消费者给出不同的解决方案。婚博会承诺,处理方案将于11月6日推出。

11月6日,中国婚博会拿到了存放底片的服务器,并发布《关于“巴黎婚纱”事件的公告》,针对通过婚博会预订套餐的约700对消费者,按照已拍摄会员有底片、无底片和未拍摄会员推出了相应的解决方案。对已拍摄且拿到底片的消费者,将转给其他制作商进行整理底片、选片、精修、制作;而对于其他消费者,可以选择按原合同金额转到其他商家进行拍摄,或者申请退款,退款将于3个月内完成。相关费用由中国婚博会先行垫付。

 

△图为中国婚博会发布的《关于“巴黎婚纱”事件的公告》。

不过,据记者了解,除了通过婚博会预订婚纱摄影套餐的消费者之外,目前仍有约300对直接在门店消费的消费者面临着无人出面善后的处境。

姓 名:
邮箱
留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