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news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上海妈妈为完成儿子遗愿荒漠植树700万棵 许多家庭加入她的植树团队

上海妈妈为完成儿子遗愿荒漠植树700万棵 许多家庭加入她的植树团队

发布时间:2019/01/26 新闻

原标题:上海妈妈为完成儿子遗愿,荒漠植树700万棵,许多家庭加入她的植树团队

540

还记得“大地妈妈”易解放吗?

这位失独老人,是地道的上海人,与新中国同龄。十六年来,她为了完成儿子的遗愿,倾其所有、尽其所能,带领着她的“绿色生命”团队在内蒙古三北地区的荒漠上植树造林3万余亩,累计各类树木达700多万棵。如今,昔日的沙漠已变成片片绿洲,当地的农牧民亲切地称呼易解放为“大地妈妈”。

  日前,一场名为“2019迎新联欢——弘扬易解放公益善举晚会”在虹口区举行。一曲曲《好人好梦》、《生命·绿色》、《我和我的祖国》……烘托出一个主题:“大地妈妈”易解放有了更多的同行者。在虹口区妇联的支持下,虹口区女企业家协会走访、联系了街道、社会组织、区司法局等单位,募集组织了十八支公益团队,策划了本次晚会。

2018年6月22日,虹口区女企业家协会组团奔赴内蒙古大沙漠。走近易解放后,着实被易解放的壮举所感动。回沪后,虹口女企业家一行决定筹划组建更多的公益团队帮助易解放实现伟大的目标。本次晚会后,这些团队将通过协商或抽签的方法进行排序,确保今后的五年内,每年有若干支公益团队奔赴内蒙古参加义务植树活动。

  带着孩子未了心愿回到中国

如今易解放的生活节奏,完全围着植树造林连轴转:春夏在内蒙古植树现场,而秋冬则前往全国各地乃至国外,去宣传游说,以期募集植树造林的资金,同时弘扬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的环保理念。

时针拨回到2000年5月。这是易解放一家三口在东京迎来的第七个春天。

早年东渡留学的她已经进入当地一家知名的旅游公司工作,丈夫杨安泰也在东京开了一间私人中医诊所。唯一的儿子杨睿哲以优异的成绩考进日本六大名校之一的中央大学商学部,聪明懂事的他是夫妻俩心头的珍宝。像往常一样,这一天,旅居日本的一家人正在收看中国的新闻。

当天的节目正在报道中国北方的沙尘暴:遮天蔽日的沙尘里,行人们捂住口鼻在沙尘暴中摸索前行,汽车在白天甚至都要开着车灯。22岁的杨睿哲看着电视不禁对母亲说:“我大学毕业后要回中国为沙漠种树。”睿哲接着说,要搞就搞大的,种它一片森林。

两周后的5月22日,易解放像往常一样去公司上班。可刚到公司半小时,就接到儿子学校打来的一个电话:睿哲在上学途中出了车祸!等到夫妻俩赶到医院,儿子已经永远地停止了心跳。唯一的孩子就这样突然离开,残忍的事实将易解放夫妻推入了痛苦的深渊。看着遗照上孩子青春洋溢的笑脸,整整两年多,易解放夫妇都无法面对儿子已不在人世的事实。

夫妻俩把睿哲的书本、衣物、信件统统收集到一起,一遍一遍地听留下睿哲声音的磁带,听一遍、哭一遍。此时,儿子生前这段关于沙漠种树的对话,渐渐在易解放的脑海中清晰起来,终日以泪洗面的她似乎重新找到了生活的目标。

就这样,易解放带着孩子未了的心愿,回到了中国。

万亩沙地种上百万棵树

2003年4月,十几天里,易解放行程8000多公里,东起通辽,西至鄂尔多斯。当她最后站在“死亡之海”塔敏查干沙漠时,眼前的景象让易解放不敢相信:目力所及处,鲜有绿色,唯见沟壑干涸,沙尘飞扬,沙丘连绵起伏;黄色的沙漠在蔚蓝的天空映衬下,贫瘠而令人心怵。当地居民告诉易解放:“沙丘是会移动的,昨天还远在天边,今天也许就移动到了自己家门前。种得好好的庄稼可能转眼就被沙子淹没,到头来白辛苦一场。”

易解放决定做点事情,改变这一切。她和丈夫毅然投入所有积蓄,变卖财产,以用儿子生命换来的“生命保险金和事故赔偿金”作为启动资金,成立名为“绿色生命”的公益性组织。她和当地政府签下协议,用10年时间在1万亩沙地上种植110万棵树;20年后,将无偿捐给当地政府和农牧民。签订协议那天,易解放泪眼朦胧地在协议人一栏也签下了儿子“杨睿哲”的名字。

第一批万棵杨树种下后,易解放执意在林地附近住下,同当地村民一道守护树苗。有时夜半风起,猛然惊醒的她会赤脚奔向林地,在一棵棵树苗前奔跑停顿,看看树苗有没有被吹倒……小树苗栽下的第3天,一年无雨的库伦旗终于下了一场透雨,村民们拍手称奇,笑称易解放是“雨女”。 2007年,库伦旗的百姓为杨睿哲建立了一个纪念碑,碑的正面是易解放夫妇给儿子的一段话:“活着,为阻挡风沙而挺立;倒下,点燃自己给他人以光亮。”

到2010年春,易解放团队已种树110万棵,提前4年完成一万亩生态林的意愿。更大的成就是,掌握了一套在内蒙古沙漠植树的方法和经验。树苗的存活率达85%以上,创下了当地的生命奇迹。

然而就在库伦旗植树大功告成后不久,易解放被发现腹部有肿块,后经检查确认为结肠肿瘤,需住院开刀。因发现较晚,已不能用微创手术。经过一场大手术后不到一个月,她又在四处奔忙了,致使伤口一直未能完全愈合。

2016年春夏之交,易解放在内蒙古植树的现场不慎摔倒,致使锁骨断裂。虽疼痛难忍,但还是把手头所有的工作全部交待落实后,才回沪开刀治疗。

  越来越多的人投身治理荒漠事业

许多年轻志愿者都把易解放当作亲妈妈,他们经常为喜爱蒙古长调的弟弟睿哲唱起《梦中的额吉》和《母亲额吉》。每当听到这些蒙族小伙的歌声,易解放总会潸然泪下。在这里,她似乎找到了家的亲切和归属感。虽然失去了爱子,却得到了更多的儿女。

16年来,易解放团队已先后在内蒙古东部的塔敏查干,西部的乌兰布和及中部的浑善达克沙漠上种植了三万多亩生态林。根据不同的地质地貌、水文气候条件,因地制宜地种下了杨树、松树及梭梭等。此举不仅极大地改善了当地的气候和生态状况,还提高了那里农牧民的收入,并为华北地区挡风堵沙。

但在这些年的植树过程中,易解放夫妇耗完了所有的资金,包括变卖掉上海的几处房产。她的行为感动了无数人。全国各地乃至港台地区及海外的许多有识之士,纷纷伸出援手,有的还加入其团队。至今已有近六万志愿者来内蒙古现场植树。

“绿色生命”是一个没有固定人员组成,也没有严密管理的民间公益组织,所有参与者没有任何报酬,只有应尽的义务。志愿者们都是冲着易解放纷至沓来的。

在这批志愿者中,很多都是与易解放同样的失独家庭。席燕玲是北京市公安局的退休干部,女儿在大三因病去世后,她就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但自从加入易解放的植树团队后,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性格重又开朗。在荒漠的植树中,她仿佛看到了女儿生命的延续。

许多知道易解放故事的失独家庭,慕名来到大荒漠上相聚,起初,这些承受着相似伤痛的父母常会抱头痛哭。但在易解放的循渐开导下,植树造林、投身公益的过程,帮助他们逐步走出丧子失女的痛局。

年逾古稀的陈尹玲是一位来自香港的教育家。她旗下的七所平民学校,能供当地家庭困难的孩子免费上学。陈尹玲从新闻中得知易解放的事迹后,就联系上“绿色生命”组织,从此开始每年带领香港的中小学生,一批一批来内蒙古植树。

台湾年轻的企业家陈圣凯受到易解放事迹感动,在宝岛组织各界人士捐款,并带领他们来内蒙古参与祖国荒漠的治理。在这个团队中,有一位来自宜兰县的特殊教育工作者王老师。她每年暑假都要来内蒙古植树,回台湾后,就给学校里那些智障学生讲解易妈妈植树造林的动人故事。深受感动的孩子们,纷纷拿出自己微薄的积攒来捐树。

  上海“军之声”合唱团,多年一直在为易解放的植树造林宣传。今年是该团成立十周年,他们决定把去内蒙古植树作为团庆活动。此行,他们还带去了上海“军休所”中许多年事已高、腿脚不便的老军人的嘱托和钱款,代替他们去那里植树。

“虹口区妇联、女企业家协会、工会以及其他各部门、街道也一直对我们特别支持。可以说,绿色生命组织走过16年历程,正在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虽然失去了儿子,但我现在已不再孤单。”易解放说,期望能有更多的年轻人投身治理荒漠的事业,让生命之树生生不息、代代相传。

姓 名:
邮箱
留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