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 spending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消费 > 苏宁店长为何去冷库练习臂力?疫情中的“速冻”岗位迎来“速配”……

苏宁店长为何去冷库练习臂力?疫情中的“速冻”岗位迎来“速配”……

发布时间:2020/02/12 消费 浏览:75

817
 
25岁的小赵,原是餐饮企业云海肴的一名前厅服务员,已在云海肴服务两年。在这个特殊时期,尽管他劳动关系还在云海肴,却成了盒马上海门店的一名打包员。

上海苏宁曹安路店店长王琤宇,也刚刚经历了一场为期4天的短工,到距家30公里远的嘉定某冷链仓库上班,进行蔬菜分拣和打包,平均每天干12小时的体力活。
从餐厅服务员到新零售超市的理货员,从统领58名店员的管理者到去冷库练腰力和臂力,小赵和王琤宇,不过是这场疫情中企业人力资源内外“共享”大流中的一小簇。对于突然被切换的角色,他们虽不曾料想,但也不会抗拒。这是市场的驱动、智慧的激发,更昭示着信心的力量。
别样的“临时工”
王琤宇所在的上海苏宁曹安路店,面积约4000平方米。平时,他的工作内容大致为:管理58名店员,做好接待与投诉处理,进行微信朋友圈门店产品的线上推介和运维。
疫情发生后,门店生意较往常清淡了不少,“只有一些刚需顾客来店,包括因家电故障不得不买个新的,或街道干部考虑给孤老和春节值守人员采购取暖器等。但总体来说,店内一半的人力因疫情而闲置下来。”
此地寂寞,彼处却忙得不可开交。1月31日,公司总经办来电,苏宁菜场的订单爆单,望各门店贡献人手,增援苏宁菜场的物流分配。王琤宇和另5名店员第一时间响应,第二天即上岗,地点是位于嘉定区的家乐福某合作冷链仓库。

王琤宇和店员们一同增援冷库。
上岗首日,王琤宇单程驱车30公里,有些店员甚至坐了3小时公交车才寻到了新的上班地。这里空旷,温度低到冰点,没有微波炉,无法自带饭盒,吃饭要叫外卖……最大考验是眼前百余吨刚到货的蔬菜和水果,需分拣、剔除烂叶烂果、包保鲜膜,6人团队一刻不停,光是大白菜当天就整理了10大筐。

从2月1日至2月4日,王琤宇和他的店员们一起,干足4天体力活,“那感觉真叫酸爽”。眼下,这份“临时工”暂告段落,王琤宇又回到他的曹安路店。关于身份转换,他觉得似乎也没那么难:“说换就能换,下一步会根据集团需求,随时再增援!”
配置堪称神速
王铮宇的“调剂”上岗,源于苏宁所启动的“跨界共享员工”计划。目前,从苏宁各产业调派支援队伍已达1000名,重点支援各家乐福门店到家业务相关的拣配服务等岗位。
相比在同一集团内不同产业板块间的“跨界共享”,外部共享更热烈,人力资源配置同样神速。

苏宁也对外推出了共享征集令。
比如盒马。疫情爆发后,生鲜零售行业人手严重告急。盒马全国经营管理总经理胡秋根透露,1月31日,盒马内部会议讨论能否联合餐饮同仁解决用工问题。随即,北京盒马总经理李卫平经由北京市商务委和烹饪协会,在2月2日辗转找到云海肴,与云海肴一拍即合。2月3日,云海肴已输送员工赴盒马门店面试、上岗,主要从事排面整理、仓库整理、打包整货等工作。
此后,陆续有餐饮、酒店、影院、百货、商场、出租、汽车租赁等32家企业加入盒马。截至2月10日,已有企业员工1800人到盒马“上班”。

云海肴员工在盒马的岗前培训。
智慧微菜场食行生鲜在上海有2100多个取货柜,它们在春节后之所以能逐步恢复正常配送,有赖于食行生鲜苏州物流配送基地有了一批“共享员工”的加盟,其中部分来自苏州新梅华餐饮连锁门店。疫情爆发后,新梅华宣布暂停营业,于是食行生鲜与新梅华联手,新梅华部分留苏员工经面试培训及入住登记后,于2月3日正式“入职”食行生鲜的物流配送基地,主要在流水线上从事分拣、配单等工作。
物流人员同样缺。食行生鲜上海公司相关负责人高海峰告诉记者,“我们司机从苏州基地出发到上海配送,原先一个人配10至12个站点,现在要配数十个站点。有些送货到上海的司机,从早上4时出发,一直要工作到晚上9时半。”

9辆城市配送的车辆也将陆续加入食行车队,助力食行提升配送能力。
于是,不仅共享员工,还共享物流。苏州梅克兰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和苏州货的城市配送有限公司主动联络食行生鲜,目前梅克兰部分员工已到食行生鲜“上班”,同时9辆苏州货的城市配送有限公司的车辆也将陆续加入食行生鲜车队。
更多企业求“共享”
非常时期施非常之策,上海商情信息中心主任原立军认为,在抗“疫”特殊时期出现的“共享员工现象”,解决了人力资源“冷”与“热”的阶段性短缺,起到了保民生、稳就业、促消费的多赢作用。眼下,已有更多企业发出“共享员工”征集令。
沃尔玛在中国有400多家大卖场、山姆会员店、社区店和各配送中心,目前可开放超过数千个工作岗位,仅上海就有超过200个岗位;全球最大的比萨品牌达美乐,原先的承诺是30分钟必达,但受疫情影响,很多外送员未能及时返工,加上开新店对人员需求增加,目前员工缺口在2000至3000人左右,主要集中于北京和上海。“我们可以通过短期租借2至3个月的形式,让部分行业待岗人员来我们公司做兼职,以外卖骑手为主,还有部分堂食员工”,相关负责人说。
那么,“共享”期间的劳动关系和工资该怎么算?
食行生鲜高海峰说,借调期间,员工薪酬由食行生鲜支付,等疫情结束一切回到正轨后,员工们便可回到原来的餐厅和企业上班。

叮咚买菜目前已同10余家餐饮企业达成了“共享员工”合作意向,薪酬方面,他们将工资支付给餐饮企业,再由餐饮企业与员工结算。永辉超市在上海的门店有35家,人员缺口至少150人,企业已发出了招聘兼职人员的“英雄帖”,待遇为每小时22元至25元,提供一餐工作餐。在招聘对象上,优先考虑永辉超市外租区、永辉超市所在商业综合体的暂时歇业人员。
原立军还表示,“共享员工”现象从长期看,顺应了商业领域不同业态之间、线上与线下之间加速跨界融合的大趋势。经过疫情考验,以餐饮业为例,要加速向线上拓展,向半成品食品加工业拓展,对于暂时转岗的餐饮企业员工来说,他们从其它业态学习到的宝贵经验,为餐饮业未来转型进行了人才的提前储备。